嫌犯自缢也玩躲猫猫

向下

嫌犯自缢也玩躲猫猫

帖子  月辉 于 周一 十二月 28, 2009 10:31 am

12月11日,旺角8号商铺失主吴某在昆明市体育馆门口将正在销赃的邢锟人赃俱获,扭送到茭菱派出所报案,随后邢鲲被移交小南派出所查处。11日中午11时30分,小南所依法对邢鲲留置盘问,审讯中邢鲲对10月7日盗窃掌上游戏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12日凌晨4时许,邢鲲被投入派出所侯问室,12日清晨7时许,发现邢鲲在派出所的侯问室内自缢身亡。记者询问警方嫌犯是否单独关押,警方答:“单独关押”。记者又问,自缢的工具是什么?警方答:还不清楚,正在调查中(云网)。

邢鲲被投入侯问室仅三个小时就自缢身亡,自缢过程“属于监控设施的死角”无法得知,“四进宫”的邢鲲应该知道留置盘问不同于刑侦阶段的审问,仅是行政措施,盘问方式与期限有严格规定,在此期间他却选择自缢,令人费解。

更令人费解的是警方已认定邢鲲的死因为自缢,邢的颈部应该有勒痕,勒痕是自缢的重要依据,勒痕上面还应有附着物(绳索之类),勒痕上的附着物绝不会因为自缢者生命的消失而消失,自缢者没必要也没有能力将自缢工具藏匿起来。在自缢现场找不到自缢工具或“什么工具不清楚,正在调查中”有悖常理。自缢工具是否不宜公布,避免警方监管不力之嫌,抑或是警察常用之物,笔者不妄揣度。今晚死者家属见到遗体后对记者说:“太惨了,脖子被深深勒出一道血痕,像是电线勒的,肩头一大块皮肉都不见了”。

上半年昆明出现了看守所在押人员猝死事件,死因玩起来“躲猫猫”。而今,嫌犯经历16个小时“没有任何刑讯”的“留置盘问”后“供认不讳”而自缢,“自缢工具”也跟着玩起“躲猫猫”,令人大有“智商遭亵”之感。

昆明公安局看守所、侯问室接连出现涉案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,凸显诸多管理漏洞,当引起警方省思与整改。昆明是“最具安全感的城市”,昆明的看守所、侯问室能否也分享此殊荣?



全部脚印 不留脚印 留下脚印:

月辉
Admin

帖子数 : 78
注册日期 : 09-12-23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cyqz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