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感情云淡风轻``

向下

有种感情云淡风轻``

帖子  月辉 于 周一 十二月 28, 2009 10:33 am

这年7月,我从哈尔滨乘火车去承德时,邻座的女孩突然轻声哭起来。

  女孩叫梓桐,兰州人。她说她刚刚和男友分手,钱包又被偷了,所以才失态。我将500元塞给她,让她应急。

  一周后,梓桐突然打电话过来:“你能过来看看我吗?”我们在咖啡屋见面,梓桐轻轻地搅拌着咖啡,突然,她停下来,看着我说:“我没地方可去,我在哈尔滨没有认识的人。你可以收留我吗?”说着,又要掉下眼泪来。我只得答应。

  那天的夜色浓得化不开。我把梓桐带回来,把卧室让给她睡,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。我忍不住猜想,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?为什么我一问她来这儿做什么,她不是眼泪汪汪,就是避开话题?

  梓桐到的第二天,我出差走了。两天后,我赶回家,一开门,厨房的门开了一条缝,梓桐探出头:“你回来啦?我在做晚饭,等一会就可以吃了。”我突然想起我的女朋友,她去加拿大留学已经两年了,而我为了生计而忙碌着,也没来得及关心她。于是,我打开电脑,给女朋友发电子邮件。这时梓桐走过来,知道我在给女朋友写信,她若有所思,转身走开了。

  晚上,梓桐走进客厅。给我一个信封,又回到卧室。我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沓钱,还有一张张条,上面写着:“对不起,我给你添麻烦了,我借住一段时间,这是房租和上次你借给我的钱,希望你不要拒绝。”

  随后,我又出差整整一个星期。回来时,天下着大雨,就在我用钥匙打开门的那一刻,屋子里传来梓桐细细的声音:“先别进来。”听到这句话时,我已经站在她面前。她裹在一条鲜红的浴巾里,身上散发着沐浴液的味道。我愣愣地看着梓桐,连忙转身出门。我在大街上闲逛,脑海里却依然飘着那条鲜红的浴巾以及梓桐身上淡淡的味道。

  再回到家时,梓桐已经睡下。客厅的桌子上有一碗面,上面有一个荷包蛋。我正发呆,从卧室里传出梓桐的声音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做了长寿面。”暖意一下涌上了我心头。自从女友走后,再没有人陪我过过生日。

  梓桐从卧室里走出来,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,一脸浅浅笑意:“面都坨了,不好吃,我再给你煮一碗吧。”她伸出手,准备端碗。我赶紧说:“这样挺好的,我喜欢吃这样的面。”

  “我在你这里住了一个月了吧?”梓桐突然问我。

  “知道自己赖在这里很久啦?”我开玩笑说。

  她突然落下眼泪,说:“我明天就要回去了。”

  我愣住了,说:“这么快……什么时候的车?我去送你。”

  “下午1时。”梓桐红着眼说。

  “哦!”我起身想去给她倒杯水,她一把拉住我的手。我浑身一颤,好像有电流穿过我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我轻轻抱住她的肩。她薄薄的头发拂过我的额头,落在我的睫毛上,我的眼睛开始湿润。我们都默不作声,整个客厅只有彼此的呼吸。

  黑暗中,梓桐的唇轻轻地印在我的脸上,柔软而湿润。过了一会儿,她推开我,平静地走回卧室。

  候车里人头攒动。梓桐站在入口处,像一株柔美的百合。

  “梓桐,回去以后要多想开心的事,不要老是掉眼泪,要坚强。”我说着,再一次拥抱她,眼泪盈满了我的眼眶。

  她轻轻推开我,说声“保重”,转身进了检票口。

  回到家,桌子上有一封沉沉的信:“谢谢你,给你添麻烦了。你要好好保重。你是好人,你的女朋友应该会很幸福,希望你和你的心上人永远在一起。”

 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,心仿佛被敲开一道缝隙,我发现了这样一种美好的感情。比友情浓郁醇厚,比爱情云淡风轻。

月辉
Admin

帖子数 : 78
注册日期 : 09-12-23

查阅用户资料 http://cyqz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